<tt id="sygic"></tt>
<acronym id="sygic"><div id="sygic"></div></acronym>
<acronym id="sygic"><center id="sygic"></center></acronym>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公告 > 行业新闻

扫黑除恶的含义

2020-07-07

扫黑除恶是指清除黑恶势力。黑社会作为和谐社会的一个巨大毒瘤,黑社会不仅给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带来了极大的危害,而且也影响到了整个社会的繁荣稳定,人们无不对它咬牙切齿、恨之入骨。各地开展扫黑除恶专项行动,还社会安宁。


2018年9月16日,从湖北省公安厅获悉,《湖北省公安厅关于涉黑涉恶线索有奖举报的指导意见》已正式出台。9月29日上午,甘肃省扫黑除恶线索举报奖励新闻发布会在兰州举行。2019年5月28日,全国扫黑办召开新闻发布会,向社会公开发布升级后的全国扫黑办智能化举报平台。


截至2019年6月底,全国共打掉涉黑组织2104个、涉恶集团7274个,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ど 蔽侍?3335件、处理33270人。2019年10月11日至12日,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第二次推进会在西安召开。针对1500多条涉黑恶在逃人员开展“追逃百日攻坚”专项行动,11月下旬全国扫黑办特派督导专员将对大案要案难案开展专项督导。打黑除恶曾被翻译为gangcrackdown,crushgangs,crackdownonthetriadgangs,crackingdownonevilforces,warontriadsandothergangs等,其中evilforces指邪恶势力,war意为战争,可能会产生误解或反感。先看几个大数字:从2001年到2005年,我国打掉了700多个黑社会组织,共查处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国家工作人员超过1000人。近两年,这个数字还在增加。


如果抽象的数字难以形成具体的印象,下面列举几个创下“纪录”的黑社会组织,就可以使我们体会到什么叫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最近披露的黑社会:“玉山帮”,在贵州瓮安“6·28”群体性事件中,积极参与焚烧警车、殴打公安民警。


史上最牛黑社会:“唐山老大”杨树宽,非法拥有各种枪支38支、警用规格催泪弹12枚、子弹1万多发、军用车辆4辆,其中包括“威风凛凛”的装甲车;


“?;ど 奔侗鹱罡叩暮谏缁幔骸昂诘腊灾鳌绷跤?,该犯罪团伙的“?;ど ?,上至原沈阳市市长慕绥新、原常务副市长马向东,原沈阳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原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下至沈阳市各局局长及和平区的部分领导、警察。


官阶最高的黑社会老大:“地下银行行长”王石宾,原湖南永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兼任永州市打黑除恶领导小组组长,同时也是永州市最大的黑势力团伙的“?;ど 焙秃筇ɡ习?。


年纪最轻的少年黑社会:广州“黑龙会”,除“老大”冯志希出生于1978年外,其他骨干成员都是“80后”青少年,还网罗了60余名“90后”的中小学生作为“马仔”。


身边最近的黑社会:阳江“卤味钦”、“锤头笠”,2007年11月由公安部直接指挥的阳江大抓捕行动,至今说起,仍然让人惊心动魄。


2014年5月23日,刘汉、刘维等36人黑社会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以及故意杀人罪等案件在湖北咸宁一审宣判。刘汉、刘维一审被判处死刑。2014年8月7日,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宣判,维持一审对刘汉、刘维的死刑判决,死刑判决将报请最高人民法院复核。


湖北省

2018年9月16日,从湖北省公安厅获悉,《湖北省公安厅关于涉黑涉恶线索有奖举报的指导意见》已正式出台。


据了解,《指导意见》旨在进一步规范全省公安机关涉黑涉恶线索有奖举报,加大有奖举报力度,广辟线索来源,鼓励群众积极参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


针对把持基层政权、操纵破坏基层换届选举、垄断农村资源、侵吞集体资产的黑恶势力;在征地、租地、拆迁、工程项目建设等过程中煽动闹事的黑恶势力;操纵、经营“黄赌毒”等违法犯罪活动的黑恶势力;非法高利放贷、暴力讨债的黑恶势力等,群众均可就相关问题线索进行举报。


经公安机关查证线索属实后,立案单位或线索核查单位将据实际情况给予举报人奖励。其中,对于以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立案侦查的,奖励举报人人民币1万元至3万元;以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移送审查起诉的,再奖励举报人人民币3万元至5万元;特别重大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可奖励20万元。


同时,立案单位或线索核查单位对于以涉嫌恶势力犯罪集团立案侦查的,奖励举报人人民币1000元至5000元;以涉嫌恶势力犯罪集团移送审查起诉的,再奖励举报人人民币5000元至1万元。


此外,《指导意见》中还明确,举报线索在侦办特别重大黑恶案件中发挥重要作用的,奖励金额上不封顶。公安机关将对举报材料严格保密,保障举报人的安全。


武穴市政府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按照中央、省、市要求,决定在市开展为期三年以上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队愦笕嗣袢褐诤蜕缁岣鹘缁斡胱ㄏ疃氛?,检举揭发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线索。各有关单位对于举报线索将严格保密,依法?;?;对包庇、纵容违法犯罪分子或恶意举报、诬告陷害他人的,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国家工作人员包庇、纵容犯罪,充当幕后“?;ど ?、“黑后台”的,坚决依法追查到底;对为破获重大涉黑涉恶案件提供重要线索者予以奖励;对举报人进行报复的,将依法从严、从重惩处。


2018年3月记者从黄冈警方获悉,该市英山县发布《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举报奖励办法》,发动和依靠群众,鼓励人民群众举报涉黑涉恶等犯罪线索。英山发布扫黑除恶举报奖励办法最高奖1万元


对群众举报并被采用的涉黑涉恶等违法犯罪线索,根据其为侦破涉黑涉恶等违法犯罪案件、抓捕涉黑涉恶犯罪嫌疑人等发挥的作用和效果,对举报线索查证属实的、发挥较大作用的、发挥重大作用的、发挥特别重大作用、贡献特别突出的、根据线索直接破获或预防重大涉黑涉恶等犯罪的,给予1000元至10000元的经济奖励。湖南省

2018年9月19日,湖南省公安厅、财政厅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湖南已建立黑恶势力犯罪线索举报奖励制度。对举报人举报的涉黑涉恶犯罪线索,经查证属实,最高可奖励举报人6万元。


根据《湖南省举报黑恶势力犯罪线索奖励实施办法》,举报人举报的涉黑涉恶犯罪线索经查证属实,按以下标准对举报人视情形给予一次性奖励: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一审判决的,奖励人民币2万至5万元;以恶势力犯罪集团一审判决的,奖励人民币1万至3万元;抓获在逃涉黑涉恶犯罪嫌疑人的,奖励人民币0.5万至1万元。举报人能详细提供黑恶势力犯罪事实并能提供物证、书证、视听资料等关键证据,积极协助公安机关开展案件调查的,在原奖励金额的基础上可以按照不超过20%的上浮比例给予奖励。


折叠山西省

2014年10月16日,山西省公安厅召开全省会议,对全省“打黑除恶”工作进行再动员、再发动、再推进?;嵋槊魅?,今后要严格责任、严明职守,落实“打黑除恶”终身责任制,对每一条涉黑案件线索,都要实行查办责任制。在省城太原,警方提出要把“打黑除恶”作为当前的重要政治任务来抓,以“城中村”治安乱点整治为重点,主动工作,尽快使“城中村”的治安乱点得到根本性根治,同时将加大对涉众型经济犯罪的打击力度。


省公安厅已组织刑侦等部门,在已派出督导组的基础上,又抽调骨干力量,对省、部督、转的打黑线索进行再梳理,力求逐条逐项核查,做到底数情况明了,快速侦办侦结。同时,对重点案件线索,加快核查,做到边排查、边打击。各级公安机关将设立举报奖励机制,最大限度地动员发动群众积极参与“打黑除恶”斗争,尽快集中侦办一批案件,打掉一批犯罪集团。对盘踞在矿产、建筑、交通、物流、风景旅游景区等行业、领域,涉嫌长期垄断经营的黑恶势力,警方将进行定点清除式的精准打击,并要集中力量把“城中村”的黑恶势力,作为专项打击的突破口。据悉,公安机关将以“打黑除恶”斗争为龙头,带动反恐防暴、命案侦破、“两抢一盗”打击、缉枪治爆、破案追逃等工作同时并进。


2014年12月26日,公安机关在“打黑除恶”专项行动中共打掉14个各类恶势力犯罪团伙,正在侦办黑恶团伙案件10起,抓获涉恶犯罪嫌疑人117人,破获各类刑事案件169起,抓获涉黑涉恶网上逃犯24名。


折叠辽宁省

2018年7月,辽宁省沈阳市公安局制定出台《沈阳市公安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群众举报线索奖励实施办法(试行)》,明确涉黑涉恶违法犯罪的12种情况,主要包括威胁政治安全,特别是制度安全、政权安全以及向政治领域渗透的黑恶势力;把持基层政权、操纵破坏基层换届选举、垄断农村资源、侵吞集体资产的黑恶势力等。通过举报线索,破获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每案奖励10万元,最高奖励50万元。抓获公安部A级黑恶势力犯罪在逃人员,每抓获1人,奖励两万元;抓获公安部B级黑恶势力犯罪在逃人员,每抓获1人,奖励1万元。


折叠吉林省

2018年8月10日,《吉林省群众举报黑恶势力犯罪奖励暂行办法》在长春举行。吉林省公安厅、财政厅面向社会发布奖励暂行办法,并就其中涉及的举报奖励范围、奖励标准、奖励原则等方面进行解读。据悉,对举报案情特别重大、犯罪情节特别严重的,将奖励举报人15万元人民币。折叠黑龙江省

2018年2月9日,从黑龙江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情况新闻发布会上了解到,黑龙江省日前全面部署开展为期3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近期已打掉一批犯罪团伙,抓获了一批违法犯罪嫌疑人,并从中初步梳理出一批涉黑涉恶犯罪线索,公安机关正在深入侦查调查。为依法?;ぞ俦ㄈ?,黑龙江省制定?;ず诙穹缸锞俦ㄈ巳舾晒娑?。对举报人举报的黑恶犯罪线索,经查证属实,视情形给予一次性奖励,最高可奖人民币8万元。按照“谁办案、谁负责”原则,由承办举报人所涉及案件的办案机关负责举报人?;すぷ?。


折叠宁夏回族自治区

2018年2月,由公安部、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挂牌督办的宁夏吴忠市郭金发等52人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在吴忠市利通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各界群众近200人旁听了宣判。


该案经过公安机关侦查,检察院公诉,利通区法院审理查明,被告人郭金发2011年10月25日刑满释放后,拉拢被告人白明涛、马亮、杨东发等多人逐步形成了以郭金发为组织、领导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郭金发自称该组织为“哈氏集团”,组织成员接受郭金发的指挥并称其为“哈哥”“大哥”,有组织地在吴忠市利通区及周边地区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共计实施寻衅滋事17起,殴打23人,致10人轻伤、轻微伤;强拿硬要和消费不结账数额127999元;开设赌场6起,召集他人参与赌博累计80余场次,参赌人员累计1580余人次,赌资数额累计达1210万余元,抽头渔利数额累计162万余元;非法拘禁1起1人。


利通区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郭金发伙同多人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该组织人数众多,有明确的组织、领导者,组织成员基本固定,有组织地通过开设赌场等违法犯罪活动获取巨大经济利益。通过在娱乐场所强制消费、寻衅滋事等违法犯罪活动,对吴忠市利通区及周边地区娱乐行业产生重大影响;在组织成员涉嫌违法犯罪时,为逃避司法机关打击,对被害人采取胁迫手段,迫使其不敢报案;指使组织成员插手劳务工资纠纷、滋扰餐饮店正常营业、砸毁休闲会所门面,迫使其停业,对当地及周边地区的经济、社会和群众生活秩序造成严重影响。


利通区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郭金发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开设赌场罪、非法拘禁罪、窝藏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5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0万元、罚金人民币10万元;对被告人马亮、赵兵、杨东发等12名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分别判处11年至2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对其他39名被告人分别判处有期徒刑4年6个月至拘役6个月不等的刑罚。


折叠厦门市

2018年9月1日,厦门市思明区法院公开宣判以陈某杰为首的重大涉黑案件,该案共有54名被告人和3个被告单位,涉及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聚众斗殴、敲诈勒索、寻衅滋事等17项罪名,案件主犯陈某杰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其他组织成员一审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八个月至二十年不等。


经法院审理查明,被告人陈某杰及其组织成员组织非法势力,形成各有分工的组织体系,凭借前期树立的恶名及暴力、胁迫等非法手段,采取摆场、打砸车辆、枪击等手段打击竞争对手,攫取了巨额经济利益,发展成为具有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该案案情复杂,涉及被告人人数众多,结合各被告人犯罪事实、情节等因素,法院依法作出上述一审判决。


折叠西安市

2018年9月9日,从西安市公安局获悉,西安警方向社会公布举报电话、网址等,征集秦岭北麓破坏生态环境涉黑涉恶线索。


折叠内蒙古自治区

2018年9月25日报道,内蒙古自治区有关部门日前联合发布通告,敦促黑恶势力违法犯罪人员投案自首。对于符合条件的投案自首者,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对于拒不投案自首的,将依法从严惩处。


折叠甘肃省

甘肃省、市、县扫黑办和公安、纪检监察等部门开通了举报电话、邮箱、网址,省扫黑办、省公安厅、省财政厅联合出台了举报人奖励办法,规定凡举报涉黑涉恶案件线索并经查证属实的,给予举报人500元到20万元不等的奖励。


折叠湖北省

2018年5月28日,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刘洋等16人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案,谢静等5人强迫交易案两起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进行二审公开宣判。


被告人刘洋等16人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寻衅滋事,敲诈勒索案,系全国首例危害长江流域环境资源?;ど婧诎讣?。该案由江汉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后,16名被告人向武汉中院提出上诉。被告人谢静等5人强迫交易案,系典型的家族式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该案由东西湖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后,4名被告人向武汉中院提出上诉。武汉中院今天作出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本次集中公开宣判,是对黑恶势力犯罪分子的有力震慑。


判处被告人刘某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20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50万元,罚金人民币30万元;


对被告人黄某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20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50万元,罚金人民币30万元;


对张某等14名被告人分别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以及敲诈勒索罪,分别判处3年至11年不等有期徒刑。


武汉中级人民法院刑二庭庭长王艳在公开宣判后说,黑恶势力是经济社会健康发展的毒瘤,是人民群众深恶痛绝的顽疾,必须坚决依法予以打击。


2018年8月15日上午,武穴市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由武穴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朱明亮、刘天柱、张晓锋等11名被告人寻衅滋事、故意伤害、聚众斗殴、开设赌场罪一案。该案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的首起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武穴市委副书记、市委政法委书记、市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市扫黑办主任刘斌,市领导夏学明、黄亚东等,武穴市部分党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50余人现场到庭旁听。


武穴市检察院对该案高度重视,受案后,迅速成立了办案组,院领导亲自督办并参加案件分析研判,仔细审查案卷,提前介入,及时引导公安机关侦查取证,严格区分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的界限,认真研究法律适用相关规定,指派了两名业务精通、政治素质强的主办检察官和一名书记员组成的办案组负责审查案件,并出庭支持公诉。庭审当日,央视新闻移动网、新华社、今日头条、直播黄冈、武穴广电新媒体全程直播了公开庭审情况。


2018年10月16日—19日,阮建国、佘益功等23人涉嫌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交易罪、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及对单位行贿罪一案,在咸宁市咸安区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云上咸宁对庭审进行了全程实况直播。


本案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开展以来,湖北侦破的第一起涉黑案件,涉及民生领域,社会关注度高。根据检方指控,以阮建国、佘益功为首的犯罪组织通过有组织的实施强迫交易、寻衅滋事、故意伤害、对单位行贿等犯罪活动及非法稽查、故意毁坏财物、殴打他人等违法活动,垄断咸宁市咸安、温泉城区集贸市场猪肉供应。阮建国、佘益功等23名被告人涉嫌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及强迫交易罪、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其犯罪活动严重破坏社会治安,严重妨害社会管理秩序,造成恶劣社会影响。19日下午,阮建国、佘益功等23人涉黑案完成全部庭审活动,23名被告均表示认罪服法。


2018年11月6日,蕲春县人民法院一审宣判被告人程传生等22人涉嫌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妨害公务,寻衅滋事,强迫交易,非法采矿,开设赌场等11项罪名一案,主犯程传生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九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余21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一年至十六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三万至十万和追缴违法所得。法院审理查明:自2012年以来,以程传生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以暴力、威胁或其他手段,组织实施寻衅滋事8起,妨害公务1起,强迫交易2起,非法采矿2起,聚众斗殴1起,窝藏1起,非法拘禁1起,敲诈勒索1起,开设赌场1起,实施违法行为6起。该组织以获取不法利益为目的,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群众,在蕲春县城区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形成重大影响及非法控制,在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的同时,严重威胁了人民群众的人身、财产安全。根据各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及其认罪、悔罪态度等因素,遂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折叠河北省

石家庄警方打掉赞皇县李某华涉黑组织。2007年至2013年期间,当地清河乡北清河村村民李某华与妻子王某以及秦某亮等人,通过参与或单独开设赌局、放高利贷攫取到“第一桶金”。2011年,李某华通过不法手段担任村党支部书记,上任后操纵村委会选举,自己兼任村委会主任。此外,他和妻子纠集刑满释放等社会闲散人员,有组织实施开设赌场、非法采矿、非法持枪等违法犯罪活动,先后非法获取经济利益3000多万元。


唐山警方打掉滦南县杨某全涉黑组织。经查,为霸占渔业资源、牟取非法利益,杨某全纠集多名同伙成立所谓“渔民协会”,出资建造2艘大铁船,以铁船撞击渔民木质渔船、聚众斗殴、威胁恐吓、诬告陷害等恶劣手段,强行圈占大片国有海域,非法控制当地13个船队共193条渔船,通过组织非法捕捞、强迫交易、敲诈勒索等方式聚敛巨额财富。警方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01人,破获刑事案件51起,涉案金额达3亿余元。


衡水警方打掉马某辉涉黑组织。经查,马某辉2005年4月因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九个月。出狱后不思悔改,纠集大批有前科人员实施违法犯罪,逐渐形成了组织严密、分工严明、结构紧密的犯罪组织。该组织以暴开路,为非作恶,通过强揽工程、垄断砂石料、开局设赌、高利放贷等手段,非法敛财千余万元。目前共查实该组织作案46起,涉嫌故意伤害、强奸、非法拘禁等多个罪名,共抓获涉案成员72名。


石家庄警方打掉谷某州“套路贷”涉黑组织。经查,2016年10月以来,谷某州依托名下投资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纠集社会闲散人员、前科劣迹人员等,针对石家庄市在校大中专学生及无贷款资质成年人,非法放贷、暴力催收,有组织实施多起违法犯罪案件,非法获利490余万元,严重侵犯被害人人身及财产安全。多名大学生陷入“套路贷”后迫于催收压力休学或离家出走,有的甚至试图自杀,造成恶劣社会影响。警方共抓获犯罪嫌疑人28人,破获刑事案件36起。



文字来源于网络,如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扫黑除恶小知识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进行时

友情链接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 中国保险行业协会

合乐彩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